熱門頻道

我在橫店當“網紅”    

橫店群演,經歷影視、直播、短視頻三個風口,是浪潮交匯處的深度參與者。

  

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壹娛觀察(ID:yiyuguancha),作者為付于洋,編輯為冒詩陽,經授權發布。

  

前不久#橫店群演改行做直播月入過萬#的新聞上了熱搜,將時下最寒冷和最火熱的兩個行業——影視和短視頻——關聯在一起。

  

熱搜上被采訪的橫店群演無戲可拍之后,靠每天更新兩次視頻,每周開四次直播,實現收入倍增。

  

多位受訪者告訴壹娛觀察,經過短視頻平臺的大力補貼后,尤其是微視和百度全民小視頻砸下的數十億,不少橫店群演賺了幾十萬到上百萬,直接在老家“買車買房”。

  

群演跑組一天賺一百來塊,拍幾條段子輕松收入幾百塊,有人甚至曾在全民小視頻上一條短視頻收入上萬,很多人辭職跑到橫店拍段子。

  

媒體熱衷于渲染蕭條的橫店來反應影視寒冬,但故事的另一面卻是“生命自己,就能找到蓬勃之路”。

  

2017年開始,不斷有MCN機構進駐橫店,邀請這里的演員加入直播大軍。最狂熱的時期,橫店每隔兩米有人直播,每隔五米有人拍段子,每隔十米有人拍土味連續劇……走在萬盛街就像進了大觀園。

  

在橫店做直播和拍短視頻,配套的影視產業齊全,遍地都是演員。

  

最簡單的是拍群演生活,劇組拍戲的日常等,其次就是拍段子,土味、搞笑、煽情……幾乎沒有成本。成本較高的是拍古風,需要額外的場地和服裝費,請顏值更高的演員也更貴。

  

一位古風博主告訴我們,她因為喜歡古裝來到橫店,最終在自己拍攝的短視頻連續劇中做了主演。她拍攝一部五六十分鐘的古裝劇成本在五六萬,拍完后會剪成一分鐘一集放在快手上日更。

  

  

所有的內容都是為了漲粉,有了粉絲做直播就有人買貨,進而變現。

  

義烏距離橫店只有1個小時車程,這座國際小商品城為橫店主播們提供著源源不斷、物美價廉的貨源,成為橫店直播生態重要的一環。

  

總之,影視有寒冬,橫店永不眠。

  

橫店群演,經歷影視、直播、短視頻三個風口,是浪潮交匯處的深度參與者。

  

他們的故事,無意中成為時代標本。

  

我們找到了一位頗具代表性的橫漂——寧志斌,這位38歲的東北漢子當年被《花千骨》激活了演藝夢,從此來到橫店,拍過最大的戲是《大軍師司馬懿》。屈辱過,也亢奮過。

  

半年后他開始拍攝短視頻,投入幾乎所有主流短視頻平臺,現在全網有超過1000萬粉絲,成了橫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網紅“斌哥”。

  

這段故事既包含大時代背景下的短視頻商戰、影視行業興衰,也有個體選擇中的“橫漂”演員夢、身份認同與個人奮斗。有勵志,也有無奈。在講述中,寧志斌道出了另一番人生況味。

  

下面是他的口述:

  

1

  

我是2016年8月22號來橫店,做了半年之后就感覺演員之路走不通,還想做演員該怎么辦?就得走一條近路。

  

我那時候看“社會發展”說手機短視頻這塊要爆發。現在大家都忙著賺錢,生活節奏很快,沒有時間看電視連續劇,40分鐘的劇5分鐘看完。短視頻刷得快,沒有那么多磨磨唧唧,以后短視頻就能要了影視劇一半天下。

  

兩年半前我就開始拍段子,想著拍段子漲粉以后賺錢做演員。當時火山小視頻出來都沒人相信拍視頻就能給錢。

  

現在我在快手上有277萬(粉絲),抖音和西瓜上加起來有474萬,火山也200多萬。

  

  

▲  抖音截圖

  

這些平臺里面,抖音、快手是挺火,其次就是火山,然后是微視和百度的全民小視頻。后面兩家補貼特別厲害,全民小視頻一個視頻最多能賺1萬塊,我在上面總共拿了十來萬;微視最多的一個賺3000塊,沒有后面的事說不定能賺上百萬;火山最多能賺200塊;

  

抖音就是靠做廣告,廠商聯系過來給APP或商品打廣告,把鏈接掛上,接一個廣告賺幾千塊錢,沒接幾個;快手就少了,以前基本不給錢,現在能給點兒,特別少,但我的重心在快手上。因為快手上賣貨非常厲害,就是漲粉,然后開直播賣貨。

  

做直播在抖音是沒有禮物的,送禮物的人非常少,抖音還是賣廣告;火山主要是女生有禮物;快手上的人看直播特別容易消費,集體給你刷。

  

最厲害的人賣貨一天賣了1.8億人民幣(散打哥),一堆大明星給他做宣傳。未來的電商發展,不單單是淘寶和天貓的天下,快手也可以。好多人在快手賣貨,而且不走淘寶也不走天貓,直接就是掛快手小店。

  

我等到1000萬粉絲的時候開播,只要做起來,一天幾十萬都能賺。

  

為什么放棄微視和全民小視頻?

  

先說微視。

  

微視它是公會特別賺錢,每1萬播放量給30或者是35塊錢,公會往下面發就變成15塊錢,或者扣點稅,最多的扣17%的稅,大頭都被公會吃掉了。

  

公會不吃我錢的話,估計現在我在微視上也得賺個幾十萬,或者百來萬的。但微視那十來萬也沒到我口袋里,被騙了,1.5億播放量一分錢沒給我。

  

微視運營中間就是要有影視公司,讓影視公司找人來拍東西,有的建了公會或者MCN,再往下面發。

  

▲  微視截圖

  

我跟著重慶一家影視公司,2017年玩了6個月。因為微視是3個月后給你發工資,到3個月沒發,找影視公司負責人說正在出差,下個月給你發,一直拖了6個月,他朋友圈還在外國旅游,吃龍蝦什么的。我打電話罵他,第二天早上給我打了50塊錢。我們橫店幾十個主播都被欠了,有人去鬧,最多的一個人要了1萬塊錢。

  

最后也沒有拿到錢,我就不發了,把作品都刪了。

  

現在微視主要是拍明星,拍拍戲現場給播放量,想漲追星的年輕粉絲。它投了這么多錢,幾十個億,在我看來一點起色沒有,我估計它也要收手了。

  

再說全民小視頻。

  

橫店自從有了全民小視頻之后,拍段子的人老多,滿大街全是,能有二三百人。橫店所有地方全都是這幫年輕人在拍,別人一開始都罵傻X、二百五,老難聽了,結果現在那幫人一起拍,還叫上親戚朋友都來拍。

  

也許你們體會不到,社會底層的人像在KTV端盤子的,包括群演,一個月就2000多塊錢,他們拍一個視頻就能賺3000塊錢,而且是當天結錢的時候,很多人都辭職來橫店拍東西,都拍全民小視頻。

  

它的錢都被我們橫店的人給賺完了,當時前100名里面有80或者50個人都是橫店的。

  

我最高的時候能達到3200塊錢一天,那時候過年買一個蘋果X花了1萬多點,因為用它拍特別清晰好看,連續拍了三天都是賺3000多,三天就把手機錢給賺回來了。

  

過年那個月我掙了4萬塊錢,因為大家都回家了,橫店連我能有二三十人沒回家,就我們幾個拍,播放量特別高,賺得特別多。有的視頻一個賺幾千,甚至上萬。我們這些人那個月都賺了幾萬塊錢,過完年以后大家全回來了,播放量就沒有那么高了。

  

現在全民小視頻上從第1名到100名都沒有橫店,橫店的拍啥都不給你熱度。他們恨死我們了,橫店的演員很多都從全民小視頻上賺了十幾二十萬,我們把他們錢賺走以后都沒有留下來直播、賣貨。

  

▲  全民小視頻直播排行榜

  

因為我們知道這個平臺長不了,那些個段子實在是太“垃圾”了,質量太低下,雖然說百度很厲害,但沒能力把它搞起來,推送的段子下邊全是罵的。它應該是想用自己腰包里的錢留住我們,卻留不住我們的心。

  

我們連續玩了能有差不多一年,當時我們暫時放下快手,賺全民小視頻的錢去了,從2018年到2019年的四五月份。然后就不怎么玩了,又回來把重心放在快手上。

  

2

  

拍什么內容漲粉,我有個摸索的過程。

  

一開始我發的是劇組拍戲,后來感覺老發拍戲的我也不出名,不能過上我想過的生活,我就開始發仙俠的,漲了7萬多粉,就不怎么漲了。

  

我又看手機上王者榮耀特別火,就開始拍王者榮耀。馬化騰這么厲害,所有的平臺都得捧著他的東西來混飯吃,一發果然不一樣,從7萬一下子漲到了50萬。短短三四個月就漲到了50萬粉絲,當時我非常高興,這個選擇是對的。

  

全民小視頻出來了我們就開始玩全民小視頻,每個人都賺了十幾萬,不做它以后我就開始拍古裝劇。古裝劇投資太大,我們投資不起怎么辦?我就拍農村劇。

  

我就摸索到這,就開始漲農村粉,讓他們哭,讓他們落淚,讓他們感覺到以前的苦日子。現在社會發展得太快,一些人根本就沒反應過來,他們都不知道鄰居家為什么蓋得起這么大的樓,開得起這么好的車,自己還是一個土房。

  

  

我拍這些顯得苦的內容,就迅速漲粉。一條農民工在外打工被欺負了的視頻,一天讓我漲了30來萬粉。

  

現在我只要質量好,拍三分鐘的短視頻都可以。不過基本上我都是一分鐘的,照顧其它平臺。

  

最近拍了一個三分鐘的,是因為粉絲多了,想給他們拍感人的。經常拍東西你就會研究,必須要長才能給它鋪墊的出來,慢慢地扎到心里面,最后一個爆發點,就開始哭了,哭得稀里嘩啦。必須要長,一分鐘的話,他剛一想哭,沒等著哭你就沒了,就有一種喝酒喝到一半沒酒的難受。

  

這個三分鐘的段子在抖音和快手基本上全都好評,說什么“感動落淚”,現在粉絲多,很多都是“農村人”,他們喜歡這種感人落淚的東西。

  

3

  

我是35歲過來的,之前家里大人不讓我出來,我就一直挺孝順的,陪在他們身邊。但是我已經35歲了,我不能再為他們在農村待著了,我也得有自己的夢想。

  

以前我在一個工地上搬磚,砸過墻、焊過電焊、打過沖擊鉆,干過外墻,打過膠。我在工地里干活,就不甘心,一直都不甘心,憑什么別人可以住別墅,開豪車,而我卻在工地打工。都是一樣的人為什么別人過得那么好?

  

當時看了趙麗穎的《花千骨》,特別喜歡里面的人,我就搜“長留“,一搜長留在橫店,跟家里說了兩個月,就來橫店做演員了。

  

我來的時候是暑假,學生放假期間不給辦演員證,就進不了微信群,兩三天沒有找到戲,特別上火,嘴都起泡了。當時坐火車,租房子,我弄來弄去兜里2000塊快要沒了,銀行里卡里好像還有3000。后來在QQ群找到現金戲,就是拍完一天就給你發現金。

  

拍的是《大軍師司馬懿》,見到吳秀波和劉濤。我跟劉濤老近,她就拿一把椅子在外面坐著,特別漂亮,像18歲小姑娘一樣漂亮。

  

  

本來有個角色輪不到我,我身高不夠1米8,前面的人演不了我才上的,進去一看房間就驚呆了,這不是我電視劇里看的場景嗎?特別豪華,挺輝煌的。我就開始笑,我終于來到這個地方了。導演說不許笑,再來一條。

  

那天38度,我穿著盔甲從腦瓜頂上到腳板底下全都濕透了,就像掉河里一樣,在城墻上站崗,木頭上都燙腳。

  

第一天從中午拍到晚上,我拿了165塊錢,當時特別開心。

  

后來辦上證了,我運氣也挺好,一直都能找到戲,每天都能賺100多塊錢,跑了半年攢了1萬多點。中間還花3000買了一部好手機,叫OPPO R9,我之前的手機玩不了快手。

  

當時我跑戲跑滿月,每天都不休息,半年沒休息超過6天,最多的一個月賺3400。每個月住房、吃飯的錢也就1000塊錢,來橫店三年我基本上沒吃過燒烤、火鍋,沒有買過草莓、香蕉。就這么過來的。

  

我見過有人頭一天來,第二天房子一退,就買機票走了。有人第一天拍打仗片,炸得耳朵嗡嗡響第二天就回去了。

  

做我們演員這一行業都是賠錢干的,有錢能堅持下來的不算,沒錢能堅持三個月算有毅力的。像我這樣跑半年能攢下1萬多塊錢的人,整個橫店我覺得近年來找不到第二個。

  

我能堅持下來就是因為必須得爭口氣。

  

像你們這樣能說這么好普通話的人不是農村人,農村那種就是擠兌人,瞧不起人。因為一個臟的排水溝,欺負人什么的,因為一棵樹,他家都能欺負人!我就是想爭一口氣,不讓別人瞧不起我。

  

我經常看一些馬云、喬布斯,這些大商業家如何起來的,吃了多少苦。我愛看勵志的東西,心中一直有個大夢想。所以吃多少苦無所謂,一定要爭口氣,要活出自己的精神,就堅持下來了。

  

在劇組的時候,馬隊的人讓群演和化妝師挪地方,不敢跟化妝師吼大聲,就嚷嚷群演,群演和馬隊打起來。當時我抱住人,挨了幾下沒出血,有人被打得滿臉是血。這件事劇組也沒有給我們一個答復,該拍拍,該演演,群演一點尊嚴都沒有。

  

后來碰上馬可來橫店拍戲,我是看了《花千骨》才來的,想跟他合個影。

  

▲  《花千骨》劇照

  

領隊來攆我走,我本來對他印象就不好,一頭黃毛,嚼檳榔,從來不拿正眼看人。看不順眼我不說,但是他不讓我和馬可合影,我就來氣了,我已經壓抑半年了,這半年什么氣我都忍了,終于忍不了就跟他吵起來了。

  

我說,我就看《花千骨》來的,想跟馬可老師合影,我是他的忠實粉絲。他口氣老難聽地說趕緊跟我回家,讓我脫衣服走人。我說,走就走。走到保安室的時候,他說,來,你過來我給你照張相片,我以后要封殺你。

  

我說,好,我也給你照張相片,你記住了,我叫寧志斌,我以后一定會變得很牛逼的。

  

黃渤曾經說過,他以前在劇組拍戲的時候沒有名,劇組人員都不是很友善,還有點小心機。等他出了名之后再回劇組,所有人都跟他是一張笑臉。人就是必須得變得強大。

  

以前在農村,因為放水,因為搶水,我父親被人給打了,因為干活受人氣,各種被人欺負什么的,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情?因為我們不夠強大。

  

我們那邊人會生悶氣,說別人怎么這么壞。我就不這么想,要從自己身上找原因。如果我是橫店集團董事長徐文榮,如果我是阿里巴巴的馬云,他們會這樣對我?人要努力改變自己的生活。

  

4

  

我現在情況好很多了,剛來的時候住六樓,我睡覺都不開空調。現在租了一棟樓,所有的徒弟都在這里睡覺,有車庫,帶個小院,帶個大廚房,有兩個大廳,兩個洗手間,還有四個大房間。

  

現在我想在家做點飯,連續5天都沒做上。連續5天,全都是別人請吃飯。想吃啥甚至都不用自己去弄了,只要這邊說一下我想吃啥,或者別人請你問你吃啥,你直接說就可以。

  

我置了兩臺單反,四個手機,一個直播、一個電話、一個聊微信,一個拍片花。現在加微信的人好多,商務合作、 MCN,還有想加入我們的。

  

現在我們團隊一共16個人,開始我找了一批骨干一起弄,看我們漲粉特別快,就有越來越多人想加入。現在加是不行了,我是不勝其煩了,就說加入團隊要收1萬塊錢,還是有人來;我說得收2萬,還是有人來;我說現在得收3萬,暫時還沒有人花3萬的。

  

進來以后我幫著拍,幫他演,幫他指導一下,內容都是放在他們自己的賬號上,賺錢也是他自己的,拍段子是大家齊心協力一起拍。

  

拍段子就是靠腦子,他們看我拍啥,他們拍啥,或者刷段子找靈感,改良一下也是可以的。有些經典劇情我晚上得想兩三個小時。

  

我們一天16個人拍32個段子,每天一個人拍倆。以前是一天一個,現在不是要過年了,我們搶工期,每天拍倆,等到過年的時候回家休息,好有發的。

  

現在一天任務量特別大,沒有時間直播,一天微信上的事情也都忙不過來,每天時間都不夠用,特別累。

  

很多人都靠拍短視頻買車買房了,以前我們拍戲是賠錢,甚至都交不起房租,吃不上飯。

  

我沒有買房,因為馬云說房子以后就是白菜價,兩萬塊錢就能買一棟房子,我相信馬云的話,我也覺得是這個道理,我們農村的房子白給都沒人要。現在研究賺錢就行了,房子先不用買。

  

5

  

我還沒有開始賺錢,雖說現在拍段子就是花點油錢,沒多大投入,但也沒時間直播賣貨,沒攢下什么錢,收入只能維持自己的生活。

  

我現在重心在瘋狂漲粉,沒有時間干別的,天天心急如焚。

  

粉絲量就是我的名片,現在是粉絲時代,有了這些粉絲之后,我好拿著這張名片去做一個真正的演員。

  

橫店劇組少了,網紅越來越多。

  

▲  抖音截圖

  

很多人來橫店是想當明星的,那幫特約、前景都長大高個,挺漂亮的,好多都開始轉戰網絡。橫店又離義烏非常近,義烏是國際小商品批發中心,各種貨都有,方便網紅賣貨。

  

現在全國各地都有影視城,比方說青島、象山,橫店它要競爭就很有可能聯合義烏讓這些網紅來賣貨,看誰的口才好,粉絲多,就推出誰,我就要抓緊。

  

規劃就是今年漲到300萬,明年漲到1000萬一個平臺,然后開始研究直播變現。那時候估計我一天收入也能有個幾萬,再不行也能有個幾千。

  

然后用錢來買下劇組,包下景區,自己做導演,拍自己的劇;第二條路是我有這么多粉絲了以后,自然會有人找我演戲,直接給別人演。

  

我5歲的時候看83版《射雕英雄傳》,想演武俠劇;30多歲的時候喜歡玄幻,就想自己拍一些修真,練成金丹能夠在天上飛,配把劍飛那種;《花千骨》以后想演仙俠劇;再往后就想演古裝劇,陳道明那種大古裝劇。

  

后來認清了自己的路線,我能演農村劇。因為我是土生土長的農村人,演一個農村人能演得特別苦,特別真,也能演抗戰劇,能演反面人物。

  

至于有沒有人買,只要你的劇本好,就一定會有人買賬。有一部網劇叫《雙世寵妃》,它都是現場錄音,投資非常小,投資幾十萬的小網劇效果不輸幾個億的電視連續劇,就是它劇本寫得特別好,我拍也要有一個好劇情。其次就是靠演技、剪輯這些方面的努力了。

  

到時候我的1000萬粉絲可以自己給自己打宣傳,我團隊里面的人,我徒弟現在都已經200來萬粉絲了,還有幾個馬上就到20萬了,光他們這股力量,就能把宣傳滿足了。

  

6

  

現在我從來不跟我父母說我在這邊混得多好,都是我父母的同學,還有村子里面的小孩,左鄰右舍,懂手機、懂電腦、懂網絡這些人跟我家報喜說你兒子現在厲害了,一兩年前就開始報喜了,但是我從來沒有跟家里報過喜。

  

因為這離我的夢想遠遠不夠,我覺得現在的成就還差得好多,連1/10都沒有走到。

  

我的夢想是沒有上限的那種夢想,我的夢想是得寸進尺的那種夢想。夢想越來越大,每往上走一步,就感覺自己渺小一步,每往上走一步,就感覺夢想更大了。

  

我也不說我有多大夢想,說出來真的讓人覺得這個人神經病一樣。以前我玩快手的時候,我說我要突破100萬,這幫人都說我是神經病。

  

夢想每天都在變,越來越大,因為我以前的認知真的太渺小了。

  

最近我看了一個解釋宇宙的視頻,地球上所有的沙子加一塊兒都沒有天上的星星多,然后對于整個宇宙來說,地球小得簡直是不能再小。有一些星球是手指蓋大的,一立方米的東西能有一億噸重。

  

我一看原來宇宙這么大,地球都是那么渺小,我就覺得我以前的認知真的好渺小,就在一個小窮山溝在里面,那個時候我連滴滴打車都不會,微信都沒有群,我不知道啥叫小紅包,反正越走越大,越走越大。

  

但是現在雖好,未必有以前開心。

  

我自己以前過的生活那種開心是好開心,可能就是認知的世界太小,只要能跑個群眾演員就已經很開心了。

  

現在認知多了之后要求也多了,也因為你有能力再往上走一步了,這個時候還上不去,就沒有以前開心了。

  

以前是想著買車,也不會想著買房,也不會想著娶老婆,現在就什么都想了,也想擁有這,也想擁有那,要求很多。

  

追求不一樣,感覺到累,也沒有以前過得那么輕松。 以前想得少,吃個雞腿飯,回家睡一覺,覺得明天又跑戲去了,非常開心。

  

現在就不一樣了,現在有這么多粉絲了,怎么變現?怎么變成錢?怎么才能演上自己想演的角色?怎么才能買上別墅?怎么才能娶上老婆買豪車?想的事特別多。


編輯聲明: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。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、編輯整理上傳,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,不為其版權負責。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。聯系方式:020-38814986
最新評論

做爱视频-性交视频-在线观看